豆豆体育资讯网豆豆体育资讯网

欢迎关注
豆豆体育资讯网

从1%到3%?高校高水平运动队招生更需顶层设计

原标题:从1%到3%?高校高水平运动队招生更需顶层设计

   新华社北京9月3日电 题:从1%到3%?高校高水平运动队招生更需顶层设计

   新华社记者韦骅 王镜宇

   在2020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女排奥运冠军张常宁在《关于进一步加强普通高校高水平运动队建设的建议》中提出,随着国家对青少年体育工作重视程度的日益加深,现有的高校办高水平运动队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内容上已经无法满足学校体育高质量发展的需要。对此,她建议高校运动队的招生规模由不超过本校上一年度本科招生计划总数的1%提高至3%,从而进一步激发青少年体育锻炼热情,推动高校体育更好更快发展。

   记者近期采访了多位校园体育专家、学者,他们均对张常宁提议的方向表示了欢迎。与此同时,他们认为,除了考虑微调招生比例之外,更重要的是从宏观层面进行战略布局,倡导高校因地制宜、根据自身特点发展高水平运动队。

   高水平运动队的角色之变

   20世纪80年代后期,我国开始开展高校高水平运动队建设,探索体教融合培养高水平运动员模式。到2020年,我国有283所高校具备高水平运动队招生资格。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不仅招生学校越来越多,高校高水平运动队的角色也逐渐发生了变化。

   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表示,在发展高校高水平运动队之初,一个重要目的是培养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运动员,它既不具备带动整个学校体育运动发展的功能,也不承担为国家培养竞技运动员的任务。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

   “今天看来,从国民教育系统培养和选拔优秀竞技运动员,是一个必然的选择。而大学的高水平运动队,就是教育系统培养竞技运动员的最后一个集结地。”

   张常宁的研究生导师、南京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教授储志东认为,未来学校高水平体育人才的出路可以有三条——特别有天赋的进入专业队,另一部分进入体育专业院校,毕业后成为体育教师或从事体育相关行业,还有一部分以高水平运动员身份进入普通高校学习并训练,丰富校园体育文化氛围,带动更多普通大学生参与各项体育活动,成为校园体育的榜样力量。

   北京交通大学体育部副主任崔迎春说:“高校高水平运动队的孩子情商、心理素质都非常好。我经常说,他们永远不会拉低学校的就业率。真正走到工作岗位,其实更多是需要一种综合素质。许多学生毕业以后,如果羽毛球打得好,很多单位也喜欢要这样的学生。”

   由于高校高水平运动队承担的功能越来越多,类似张常宁的提议近年来并不少见。面对眼下扩大高校高水平运动队招生规模的呼声,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认为,扩招涉及教育部对招生的比例限制和招生过程中学校自主权的问题。他表示,如果教育部放宽学校招生的自主权,特别是对于专门人才招多少的自主权,其实是一件好事。

   钟秉枢说:“以体育为突破口,在高水平运动队扩招方面赋予高校一些权利,那么实际上我们也应该赋予这些高校在招收其他特殊人才时一定的权利,那么这可能就会造成新的公平,而不是不公平,让各种人才都可以进到高校学习,这实际上会给我们教育改革带来一种新动能。”

   招生比例不能“一刀切”

   张常宁建议的方向,得到了受访者的普遍肯定与支持,但他们也纷纷表示,修改关于“1%”的规定,不能简单“一刀切”,1%的比例并不是所有高校都不够用,也并非提高比例就可以解决高水平运动队发展中的所有问题。

   清华大学体育部主任刘波告诉记者,几年前在修订相关文件时,专家组发现,高校高水平运动队建设的最主要问题不是招生比例够不够,而是不平衡。

   记者查阅了教育部在2020年初发布的《关于公布2020年普通高校高水平运动队技术调整结果的通知》后发现,在283所具备招生资格的高校中,清华大学招生项目最多,共有包括足球、篮球在内的八个项目,但也有不少高校仅仅开展一项。

   “怎么叫‘不平衡’?”刘波表示,在这些具备招收资格的学校中,学校招生项目数量从一个到八个不等。“清华是八个,有的学校可能是四五个,还有最少的只招一个。你同样是1%,对于招七八个项目和招一个项目那就不一样了,像清华肯定是不够的,这是第一个‘不平衡’。”

   “第二个‘不平衡’,就是每个学校的本科招生总数不一样,我们属于本科生很少的,大约3000多人。按照1%算下来有30多个,此外我们的足球项目单独批了10个名额,实际上也就40多个。对于我们八个项目来说,40多人是根本不够的,满足不了需求。有些学校本科生招得很多,可能招七八千,这样它的高水平运动队一年就可以有七八十人,但可能这个学校只有一到两个项目,这招得就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