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体育资讯网豆豆体育资讯网

欢迎关注
豆豆体育资讯网

“新中国70华诞”巡礼丨探访河南省体操运动管理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王小娟 摄影 许俊文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河南省体操中心主任陈皓几次提到了毛主席的这句诗词。近年来,河南体操成为河南体坛乃至国内体坛的一抹亮色。尤其是19岁的河南体操名将刘津茹和芦玉菲,她们已经在全国锦标赛、亚锦赛、青运会、亚运会等各项国内外大赛中屡次刷新河南体操的战绩,引发了全国体操人的集体关注——曾经一穷二白的河南队怎么进步那么快?

比赛中的芦玉菲

之所以可以引发全国体操人的关注,是因为河南体操人交出的是一份“不对称”的成绩单。河南省体操运动管理中心于2010年成立,在与国内其他各省市体操中心相比之下,河南体操中心委实只能算作一个“小中心”——成立时间短、运动员教练员编制少。即使是在这样捉襟见肘的背景下,河南体操人依然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金牌之路。正如陈皓经常说的:“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们就要抱着这样的精神,既要遵循体育发展规律,杜绝拔苗助长,也要尽快出成绩,这才是鼓舞士气的核心力量。”

比赛中的刘津茹

“不对称”,源于绝境逢生的勇气

早上刚刚九点,记者走进位于河南省体育场内的体操馆,这里已经是一片热火朝天的训练场景。正值备战全国第二届青年运动会预赛的关键当口,全体人员严阵以待,训练馆边上的写字板上密密麻麻贴满了训练日程。放眼望去,训练馆内满眼都是一个个身形轻巧矫健的体操队员们在单双杠、鞍马上如风一般的上下翻飞,闪转跳跃。一旁的教练或者帮助队员完成动作,或者手持记录本时不时记下徒弟的训练要点,或者在一旁大声的喊话强调动作要领。“看到这热火朝天的训练,心里就踏实。”河南体操队领队王亚杰上世纪70年代就进队训练,亲眼目睹了河南体操的潮起潮落。

河南省体操队始建于1958年,上世纪70年代初曾被解散,1978年又恢复组建,在第六届、第七届、第八届全运会上都曾取得过出色的战绩,涌现出了范斌、隋军、曹永刚、刘斌等世界冠军、亚洲冠军和全国冠军。特别是在1995年到1997年间,来自平顶山的范斌与中国体操队一起两次获得世锦赛男团冠军,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他又获得了男团的银牌和单杠的铜牌,创造了河南体操迄今最辉煌的战绩。

然而自从1997年名将范斌退役之后,往后的十多年间,河南体操几乎是一穷二白,最萧条时队员仅10余名,梯队建设出现了严重断档,不但连参加全国成年比赛的人都凑不齐,甚至连基本的队内测验都无法进行,更别提有亮眼的成绩了。在最低谷的时候,省体操队一度从省会郑州迁出,搬到了鹤壁市淇滨区,训练条件更加艰苦,训练房很简易,冬凉夏暖,尤其是冬天,“冻得头皮疼”,王亚杰回忆说,伙食水平相比以前也下降许多,运动员普遍反应吃不好练不好,加上久久不出成绩,看不到未来,大量苗子“孔雀东南飞”,队员严重不足,甚至差点被“撤销番号”。尤其是女子项目更是弱势,1983 年河南队员张军在第五届全运会上获得女子跳马第七名,此后河南女队再无全运会成绩入账,一直等到26年之后的2009年,全国十一运会,解碧莹获得女子平衡木第六名,总算是为河南体操破了冰。

这期间,河南体操人可以说是颠沛流离,2000年从郑州迁到鹤壁,三年后又回到郑州,先后还被省体育中心、省体校代为管理过一段时间。一直颠簸到2010年,河南省体育局高层本着“试一试”的想法,成立了省体操中心,旨在提振队伍的士气。“不能总这样消沉,还是要想办法往前冲一冲,说不定就有希望了。”陈皓告诉记者。当时,体操队由于多年未出成绩,从教练员到队员的精神状态都比较低迷,积极性普遍不高。许多教练员直白的告诉陈皓:“不可能出来成绩,那么多年么多人都没有做出来,凭啥你就能做出来?”言辞之间已全无斗志。

不放弃,不泄气,不服气,要争气

省体操中心成立之后,领导班子首先从精神上激励大家,“不管再苦再难,首先不能放弃自我。”在当时一片唱衰的低迷环境中,领导班子毅然喊出了一句口号,“不放弃,不泄气,不服气,要争气”。并且为了从根本上改变低迷的状态,还提出了“大处着眼,小处着手,精雕细琢,严抓重管”的工作方针,即便放在今天再看,这些口号也是很切合当时河南体操队的实际情况的。然而,口号毕竟是口号,要想见到真金白银,还是要将这些口号切切实实的落到实处。